人生大不同

人生大不同公益讲座 第五场


9月5日,人生大不同的第五场演讲,观众在上海文化广场等来了老戏骨金士杰。2000人的剧场坐满,有人专程从北京赶来。这个六十多岁的老头被赖声川称为“台湾现代剧场的开拓者及代表人物”,也被台湾话剧界亲切地称为“金宝”。他在上海开演话剧《最后十四堂星期二的课》,每一场都爆满。他是《暗恋桃花源》里苦等恋人的江滨柳,他是《十七号出入口》里思恋青春的退伍老Gay,他是《棋王》里那个坐地大哭的知青倪斌,他也是《最后十四堂星期二的课》里那个身患渐冻症,却还要温暖他人的老教授莫利。

本期嘉宾介绍ABOUT

生平简介

金士杰(1951年-),台湾男演员、剧作家和导演。剧场人称他为“金宝”,后辈一般尊称“金老师”,是台湾最重要的剧场推动者之一,台湾剧场界的核心创作分子,“台湾现代剧场的开拓者及代表人物”(赖声川语)。
金士杰最为剧场观众所熟知的剧场形象,当属《暗恋桃花源》中的江滨柳一角。自《暗恋桃花源》1986年首演开始,在三次舞台演出及电影演出中,江滨柳是唯一未更动演员的角色,直到2006年的演出,江滨柳才首度交由尹昭德饰演。

还想听听谁的不同人生>>

演讲实录SPEECH RECORD



关于童年
眷村里发呆的小孩

陈:金老师的祖籍是安徽合肥,他从小在台湾的眷村长大。其实对大陆的很多朋友来说并不知道眷村是什么样的一个形态。你小时候在眷村是一个什么样的小孩子?
金:我在家排行老二。所谓眷村就是,左邻右舍,住的都是不同省份的人,讲不同的方言,吃不同的食物。从小就耳濡目染听各种南腔北调。然后它特别的有人情味,它也很活泼、很热闹、很穷苦。从小在那样的环境长大,所以,我的童年,我觉得是一个很有人情味的生命的起点。眷村呢,对我来说有一个很重要的事情。那个村子在台湾南部的乡下——屏东。门口有一棵大榕树,大榕树下会坐着某一个伯伯、一个叔叔,在和小朋友们说故事,说点七侠五义,水浒传、说点什么神啊、鬼啊那些事。小朋友们就围坐一圈,搬个小板凳上,有的坐在树干上,我呢,就是那些小朋友之一。故事讲到天快黑的时候,家家户户都在那儿叫:"回家吃饭啦!"然后就很不情不愿地把故事打断,回家。我记得每次到最后,依依不舍、不想离开的,就是我。

关于人生的可能性
离开家乡的养猪户

    陈:说说你十几二十岁的时候吧。金老师的第一份工作是养猪的,大学读的是畜牧科,这段挺有意思的。我特别想知道畜牧科是你自己的志愿吗?
金:畜牧科啊,其实是我逃避联考的一个方式。那时候哥哥是要联考了,我觉得他好辛苦啊、活得好惨啊,就整天红着眼睛整天睡不够的样子,我心里想,我不要把自己活成那样。这个大学联考有什么了不起啊!读书就是一个人一辈子最需要做的事情,不需要有人要求我,这个社会老要求我读这个读那个,我觉得很无聊很烦。我就想办法,我不要参加这个行列,我另辟一途,我跑去考专科,农专的畜牧兽医。我用那个方式躲避了联考。我就快快乐乐地读完畜牧兽医,还跑去农场养猪。很开心。
关于梦想
一毛钱没有,就去投奔舞台

    陈:那时候,台北对你来说是一个什么概念?是一个符号、一个目的地,还是一种可能性?
金:本来我去那儿想当电影导演,那时候读了一个日本导演黑泽明的一些电影艺术,深受感动,心里想我这一辈子所爱好的所有的东西都可以在电影这个艺术上完成,我的文学、我的美术、我的哲学、我的心理学……所有思想通通可以集合在这个艺术里面完成。哈,太棒太棒了!可是我没钱,没办法办,念头一转,舞台剧我可以做,一毛钱没有我也可以干。所以什么叫舞台剧,你现在坐这儿,我现在坐这儿,然后我开始演,演完之后请你赏我一点。我就拿到一点生活费,我可以在这里演给你看,我可以在你们家客厅、我可以在马路上、我可以在某一个学校,当我有本事去到更大的地方的时候,我就去做。那时候我很自由,我可以不花一毛钱,事实上我就用这个态度开始在台北招兵买马。当别人眼中一个古怪的人在我来说已经习惯了。在学校一路走来都是这样没别人看待的,也没什么了不起。我记得有个长辈曾经提醒过我,在我十来岁的时候,他说:“金士杰,你不要一直这样子,你都不担心你这样子太与众不同了?”,我还记得我的回答,不担心啊!我只担心一件事,就是众与我不同。(观众笑)我觉得我并没有做任何奇怪的事,我说他们做的才很奇怪。
关于物质
丐帮帮主,穷到彻底

    金:当时的整个社会,我觉得他们才真的疯了。我觉得我很老实啊,我去写文艺创作,我辛苦写稿子,我拒绝物质主义,我拒绝赚钱,我苦哈哈地过日子,搞剧团。这一切都是很端正、很正当的一个人做的事啊!那他们在干什么?那时候我记得我认识一个美国朋友,他旅行世界各地,他聊天的时候对我说过,我没有见过一个国家的人,这么整齐划一地全民一致地只做一件事。
异口同声:赚钱。
金:对啊,穷到好几次打开抽屉,那个零钱只能吃一顿就没有了。在抽屉面前呆站了很久,觉得,啊呀,糟糕,没了哎!有点伤脑筋。但是总是时来运转,比方说当年的朋友侯孝贤、比方说当年的谁谁谁打电话来,我们现在拍片子,剧中还缺少一个路人甲,缺少个警员乙,哎,你跑去,有了几百块钱回家。总有些乱七八糟的事让一顿饭、一顿饭接着来。吃完了,又没了,就是没饿着。后来,我们一群志同道合的穷朋友们,就是搞剧团那些穷朋友。我们都笑话我们自己像是丐帮。我没有钱,没有钱一点都不脸红,因为我心思都在做对这个社会、对这个地球很好的事情。(掌声)我穷得太骄傲了。你要尊重、你要感觉荣幸认识我这么穷的人。
关于爱
爱是“我们”

    陈:这一段这一part是跟爱有关,问题很简单,如果金老师,让你用一句话来描述爱的话,你会说什么?
金:爱?
陈:我在之前其实听你说过,其实二十几岁,或者再早之前,之前,你不懂什么是爱,今天,如果,让你来概括爱的话,究竟,怎么说?
金:我们。讲完了。(观众掌声)我很喜欢这两个字,我们。
陈:我们大概也都很喜欢,“我们”这两个字。
金:这两个字有点把很多人集合在一起,而且,使他家庭化了,使他像骨跟肉,粘在一起了,我们,有一种很舒服的,家的感觉,一种血肉的感觉,每次用这个字句的时候,总觉得它是很轻,很温暖的。它很像爱。
返回顶部

推荐明星活动

欢迎你参加还想听听谁的不同人生讨论活动!

  • 你喜欢的明星名字:
  • 推荐理由:
关闭